这十年,我与祖国共奋进
作者:黄杰    时间:2019-06-24    点击量:165    
分享到:

还是在上小学的时候,记得语文课本的封面、扉页印着庄严的天安门城楼、华表和人民大会堂的彩图,老师说,天安门广场是世界上最大的广场,祖国的首都在北京!老师也教唱“我爱北京天安门”“歌唱祖国”“北京的金山上”这些歌曲,每当和小伙伴们大声歌唱的时候,心中都在期盼着有朝一日去看看真的天安门,因为那里是祖国的中心和象征。

我的父亲高中毕业后曾在北京颐和园附近的卫戍部队服役,家中有无数张他在北京拍的照片,其中最英姿飒爽的就数在天安门广场的那张了,照片中的父亲昂首敬礼、军姿伟岸,让幼年的我对于祖国这个概念有了最初的感性认知。1998年暑假,小学六年级的我参加夏令营,终于第一次来到了天安门广场,观看了升旗仪式,也模仿父亲的样子和其他小朋友庄严敬礼,第一次,我感到离祖国如此之近。那时我并不能预料到,十年后我将在北京工作、入党、创业,并在天安门广场上亲身参与了受全国13亿同胞瞩目的一件大事,尽管,我只是其中的六万分之一。

前段时间回到家里,翻箱倒柜找我的夏季衣物,无意中翻出藏在衣柜深处的一套纪念证书,封面红底金字赫然在目,写着“我与祖国共奋进,1949-2009,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群众游行活动纪念”字样,里面写着“黄杰同志,感谢您在参加首都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庆祝活动筹办工作期间所作出的贡献,特发此证,以示纪念”,还有一套精致的纪念邮票和纪念章。

呆呆盯着这套纪念册许久,我的心绪早已穿越回十年前,也就是2009年9月30日,当晚和很多同事一起,在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一侧作为群众演员参加了庆祝晚会,那天广场上有各界群众演员6万多人,共同庆祝祖国60周年华诞。尽管事后证明这个方阵在央视的航拍镜头中只有不到一秒,但作为国家重大活动的亲历者,回想那晚广场四周56个民族柱发出冲天的绚烂焰火,天空中焰火变化的数字、笑脸一一闪现,数万人载歌载舞,热烈的欢呼响彻寰宇,把最赤忱的祝福送给祖国,那种离祖国心脏最近的自豪感真的难以用语言形容。记得当晚从广场离开时6万人井然有序,的方阵在长安街步行近1个小时才返回大巴车,所有人都在讨论着、激动着,那夜无人入眠。这次活动后,我在海淀区上地街道参加了积极分子培训班,次年6月光荣入党。因为当时工作的是街道非公有制党建标兵,我就此开始兼职做起了支部组织委员,却没曾想,这份经历竟为几年后在陕煤的工作结下了不解之缘,埋下了一道鲜亮的、红色的伏笔。

为了提升和证明自己,也为了改变囊中羞涩的现状,我做了很多兼职,白天工作,晚上去“宇宙中心”五道口摆地摊卖衣服,开淘宝店捣腾电脑机箱键盘鼠标,在与城管叔叔几次“攻防战”败北货物被没收之后,在淘宝被客户几次差评示威之后,终于认清自己严重缺乏经商脑细胞的事实。几经纠结辗转,斥资买了一台单反想在自己喜欢的摄影领域一探乾坤,起初拍了很多工业商品练手,后来机缘巧合结识了几位书画圈的老师、大家,做起了肖像摄影和艺术品翻拍,两年下来出了几本画册,看到有自己署名出版物时,逐渐建立起了一些自信心。然而虽然信心是多多的,钱却还是少少的,北漂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,特别是遇到房价和落户这两个“致命问题”,于是没有怎么挣扎彷徨,欣然接受了现实的无奈,回家吧年轻人!北京是好,但不适合你,在家乡的广阔天地里你会大有作为的!

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。2012年初,收拾好铺盖和壮志未酬的小情绪,打点好行装,我踏上了回乡的列车,来到陕煤大家庭,从起初在府谷煤矿企业历练的四年,到如今在神渭管运,时间就像一匹不知疲惫的烈马向前飞奔。

这似乎白驹过隙、漫不经心却又奔忙不歇的十年里,我的血液里始终流淌着一股首都注入的精神力量,在北京的一些经验让我选择了从事党群这份工作。煤矿工作开始时,内心深处的确是比较拧巴的,时常会想起首都的五彩斑斓,和整天窝在山沟里吃煤灰的现实形成巨大反差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但在随后和同事们不断接触中,逐渐接受了现实,也了解到了不见天日的矿井下,有很多年轻人、壮年人和我一样,已经成家立业、有妻有子,尽管有时长达数月不能与家人相见,思念的泪水只好化为前行的动力,千米矿井下目之所及的地方是黑暗的,但只要打开矿灯,你会看到那一双双渴望通过劳动为家人创造幸福生活的坚毅眼神,他们是伟大的丈夫、父亲、儿子。

在煤矿几千米深的幽深巷道里,我的双脚踩在综采工作面的煤泥中,看着现代化设备将“黑金”通过煤矿工人的劳动送到地面,无数个日日夜夜扛着摄像机、相机拍摄热火朝天的地下劳动画面,心中对这些俯首劳作笑容满面的工人敬佩有加,时常想想,自己所做的文字案头工作和他们相比,似乎也不算太辛苦吧。

来到神渭管运以后,也同样亲眼看到很多家在关中“北移”到陕北的中年人、年轻人,没错,为了生活和生计他们选择北上,但大家心中一直不忘这个工程的建设初心,在这里,一些人劳累到银发尽染,很多年轻人在这里奉献青春、结婚生子,在零下几十度的严冬日夜驻守工地,在瓢泼大雨的洗礼下深入沟壑,一脚深一脚浅的完成机械无法完成的工作,众志成城、一心向前,他们顾不得梳理发型洗脸剃须,恒心、毅力和勇气帮助他们取得了一个个节点的胜利;在四周环山、杳无人烟的佳县泵站,只有远山深处的几棵枯树与他们作伴,还要经受雨水冲毁唯一出山道路的考验,更不要说野狼野狗夜半时分的阵阵嚎叫,让驻守此地的员工夜夜难寐,然而他们坚持了下来,他们学会了与孤寂相处,学会了与荒山共舞,在我看来,他们正和我一样,在群山之巅眺望远方,相信梦想终会得偿。也许这就是“北移精神”的精髓,就是无论身在何处,心中所向矢志不渝的精神。

今年是建国70周年,距离建国60周年—2009年那个大学刚毕业涉世未深的我已经十年,距离建国50周年1999年那个孩提时代憧憬未来的我已二十年,它们共同加起来,成为了我的三十而立。我庆幸自己,身为一介平凡学子,无意间竟参与了祖国的国庆大典,也在后来自己平凡的党建工作中不断成长。十年期间,我总结凝练出自己的“北漂精神”,也用自己行动践行着陕煤人的“北移精神”,变化的是时间的流逝和空间的位移,一脉相承的是奋力拼搏、奋勇向前。看到国家在这十年中“前所未有之大变局”,看到从严治党取得的丰硕成果,亲历陕煤度过行业低谷一跃而至世界五百强,我想,我可以满怀热烈的对自己说,这十年里,我与祖国共奋进,我与陕煤共奋进!

今年五一放假的时候,北京好友邀我回京,于是沾了节日高速免费的便宜,带着妻子和3岁多点的儿子,第一次以自驾的方式去了北京,和好友一起再次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天安门广场,发现很多人都在留念,很多人应该是第一次来显得格外开心,儿子看着天安门城楼兴奋的说,这个楼好高啊爸爸,我看到了那就是毛爷爷!在广场上,用稚嫩的童声给一行大人们唱着“歌唱祖国”和“我爱北京天安门”,然后不停的奔跑着。在孩子眼中,这个广场现在也许就是比县广场大很多的广场而已,但10年后,20后,他再翻看父亲、爷爷的照片,一定会有不一样的感受。

那本纪念册,我将永远珍藏,那是我梦想的启航,那是一生中永不褪色的高光,未来无数个十年里,我还将秉持这十年磨砺出的所有品质,在陕煤这个大家庭,与祖国继续奋进,继续抒写梦想的一页页华章。